5月28日,天津市鄉村振興局正式亮相。市農業農村委員會加掛天津市鄉村振興局牌子,鄉村振興相關工作一體推進。

  今年2月國家鄉村振興局掛牌成立後,各地加緊跟進,5月末省級鄉村振興局密集掛牌,僅在28日,就有河南、安徽、四川等省同日掛牌。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項重大戰略。隨着我國脱貧攻堅任務完成,“三農”工作重心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鄉村振興局應運而生。成立專門機構,凸顯中央高度重視。據報道,中央層面,原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的職能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來承擔,國務院扶貧辦重組為國家鄉村振興局,歸口農業農村部管理,主要負責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統籌推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有關具體工作。隨着地方鄉村振興局的陸續成立,全國形成一套上下貫通的政策、工作體系。新的機構,既有工作的歷史延續性,同時也要聚焦鄉村振興的新目標,擔負起更加豐富的歷史使命。推進鄉村振興,天津要繼續補短板上週,天津公佈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常住人口中居住在城鎮的人口1174.44萬人,居住在鄉村的人口212.16萬人,城鎮化率為84.70%,在各省市中僅次於上海和北京。

  城市化程度高,不意味着“三農”工作的重要性低。無論是實現共同富裕、保護生態環境還是發展經濟,都離不開農業農村的現代化、農民生活水平的進一步提高。隨着鄉村藴含的發展潛力充分釋放,還將對全市發展產生強有力的推動作用。此前,天津扶貧工作有兩條戰線,一條是通過跨省的對口幫扶,支援中西部貧困地區脱貧,另一條是在本市開展結對幫扶困難村工作。

  天津沒有絕對貧困村,近年來主要是對相對困難村進行幫扶,支持全市排名靠後的村提升發展水平。2013年、2017年,天津先後兩輪組織開展結對幫扶困難村工作。今年2月,第二輪結對幫扶的1041個困難村全面完成幫扶任務,達到“三美四全五均等”目標。(即村莊美、環境美、鄉風美;產業帶動幫扶項目全覆蓋、有意願轉移就業的勞動力就業服務全覆蓋、水電供應全覆蓋、户廁改造全覆蓋;教育資助、醫療救助、住房安全、社會保障、便民服務的城鄉均等化。)

  進入新發展階段,幫扶困難村的工作不會停止。今年3月,天津全市農村工作會議暨市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工作領導小組會議明確,要繼續鞏固拓展我市結對幫扶困難村工作成果,開展“回頭看”,抓緊研究啓動新一輪結對幫扶工作,接續進行鞏固提升,做到幫扶組不能撤、隊伍不能散、工作不能斷。這等於給了相對薄弱村一顆定心丸。揚長避短,推動綠色高質量發展近年來,天津堅持新發展理念,推動農業農村的轉型升級發展,鄉村面貌發生很大變化。關停散亂污企業,一定程度上給農村經濟帶來影響,通過產業置換、人居環境整治、提升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水平等,農業農村逐步走上綠色高質量發展道路。推進鄉村振興,天津仍要着眼於自身特點,揚長避短,突出高質高效。在“津報觀察”看來,天津農業最大的短板還是環境資源的承載力,比如水資源的緊約束。

圖據水利部《2019年中國水資源公報》圖據水利部《2019年中國水資源公報》

  上世紀70年代以來,天津成為一座嚴重缺水的城市。根據水利部去年發佈的《2019年中國水資源公報》,天津2019年水資源總量僅8.1億立方米,排在全國最末位,是北京的三分之一、上海的六分之一。天津人均本地水資源佔有量很少,多年僅為全國人均佔有量的二十分之一。(以2019年為例,天津常住人口總量約為寧夏的兩倍,水資源總量為寧夏的64%,粗略計算可以發現,當年天津人均水資源約為寧夏的三分之一。)

  引灤入津和南水北調,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天津居民生活用水的難題。通過南水北調,2018年以來還對天津進行了幾次生態補水,但天津水資源缺乏的本質沒有改變,必須堅決落實“節水優先”方針,實行總量控制和定額管理相結合的制度,提高水資源利用效率,“以水定城、定地、定人、定業”。

  小站稻的興衰,正是天津農業與水資源關係的一個縮影。得益於良好的水土和光照等自然條件,小站稻自清末在小站種植成功以來,便以米質和口感聞名遐邇。上個世紀70年代面臨缺水以來,天津不得不改稻為旱,大幅壓減小站稻種植面積。近幾年着力振興這一歷史品牌,但在水資源不足的現實條件下,小站稻種植面積是有天花板的,“觸頂”後就只能在提升畝產量和品質、品牌上面多做文章,高質高價。以質取勝,而不是以量取勝,成為天津鄉村產業振興繞不開的一個原則。

  因為缺水,天津更重視節水。2002年,天津在全國率先出台節約用水條例,用立法的方式推動全市節水,2019年又對條例進行了修訂,強化新時期節水工作要求。在農業領域,天津按計劃用水,大力推行節水灌溉,逐步減少對有限的地下水的取用,恢復地下水水位。

  天津通過植樹造林、增加植被、水系連通等辦法涵養淨化地表水。近年實施了四大濕地保護修復、綠色生態屏障建設等工程,近日又有報道,要加快北大港水庫增容、於橋水庫清淤等一批水利項目立項建設。從節水、保水的角度看,這些舉措對天津未來城鄉的可持續發展、對鄉村振興可謂謀劃深遠。

  天津發展農業,當然也有十分有利的一面,那就是區位和交通條件優越,科技和人才資源富集,背靠京津冀龐大的城市羣和消費人羣,市場廣闊。天津正因地制宜大力發展都市型農業,提升農產品附加值,發展鄉村觀光旅遊等。隨着區域加快發展和人們消費升級,客觀上要求高質高效的農業、宜居宜業的鄉村與之匹配。只要抓住機遇,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充分激發農民和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和活力,堅持綠色高質量發展,鄉村振興的目標能夠更快實現。落實中央關於鄉村振興的部署要求,天津也密集出台了一些政策。2019年4月,天津發布鄉村振興戰略規劃,推出“十三大工程”規劃任務,包括優化鄉村格局建設工程、農業綜合生產能力提升工程、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程、鄉村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鄉村基礎設施提升工程、鄉村公共服務全覆蓋工程等等。同年10月,天津印發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五大振興”實施方案,對照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總要求,作出系統部署。天津“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規劃綱要,也專列一章,對推進鄉村振興戰略、提升城鄉融合發展水平提出發展目標路徑。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的總抓手。有中央和地方政策的全力支持,鄉村振興局的出場可謂高起點、高勢能。期待這一新機構大展身手,大有作為。